手機閱讀:m.depeat.com

愛鉆牛角尖 總是想太多怎么辦?

愛鉆牛角尖 總是想太多怎么辦?是由獨特網(www.jnsewing.com)為你整理編輯主題為的相關資訊文章,如有錯誤請及時反饋。

總是想太多怎么辦?

巧克力籽問:女朋友說我總是愛鉆牛角尖,可身處在鉆牛角尖的我是很難發現自己在鉆牛角尖的,該怎么改呢?

馮慎行答巧克力籽:

鉆牛角尖會上癮的。難過煎熬的時候,越是常常胡思亂想的人,越不由自主地陷進去。他們和抑郁性沉思走得更近,也和抑郁走得更近。
?
日內瓦大學的Piguet等發現,容易卷入牛角尖里的人,在低難度任務甚至休息的時候,內嗅皮層(亂七八糟你自己的回憶都在這兒)以及巴拉巴拉的更興奮,視覺區(感知斑斕世界的核心接口)、右側腦島(當前自己靠不靠譜的檢察官)以及巴拉巴拉的更抑制;在高難度任務的時候又看不出什么差別。
?
看樣子,“沉思者”們在沒什么負擔的時候,已經偏愛放空世界、沉浸在自己的混亂記憶中。說不準就調用起前一場無疾而終的戀愛,上一段年輕天真的糟心事。正當時再有些物是人非勾起回憶,念想就飄啊飄啊落在你所有的傷口上。

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我們無處安放的注意。RAM的占用率沒有因為你不跑應用下滑到底,系統進程和自啟應用趁著山中無老虎,瞬間瓜分了你的RAM資源。如果現實中沒有什么刺激獨自占有你的注意時,內嗅皮層中的自啟進程不由分說的奪走了TA,TA們就這樣沒羞沒臊,痛心疾首地在一起了。
?
目前來看,我們還沒辦法在大腦里植入360或者百度大禮包,“一鍵清理”也無從談起。微不足道的事情,可能喚醒我們的抑郁性沉思,我們試圖搜索所有與之相似相關的記憶,希望給出答案,為什么變成了這樣?為什么每次都是這樣?是我的錯還是世界的錯?當注意收窄到這些抽象到“宏大敘事”樣的問題,就很難再逃逸出來。
?
鉆進牛角尖,“神”丟了的時候,能讓你隨時找回狀態的脈動或者紅色尖叫在哪里呢?
?
1?注意你的注意
什么能讓操場上追逐亂跑的“熊孩子”們瞬間聚在一起?——上/下課鈴。對付我們的注意,也可以用上同樣的手段。
抑郁性沉思的核心要件是彌散開的注意,如果把注意聚攏回來,自然走不到鉆牛角尖那一步。值得慶幸的是,我們手邊就有足夠豐富的資源助我們一臂之力,比如電腦比如手機比如VR眼鏡。
開一盤LOL至少能在草叢和河道盯上20分鐘,來一局消消樂也能在紅黃藍綠上搜索差不多5分鐘,VR電影那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對注意簡直霸道總裁的存在。也不只這些,任何有趣的有吸引力的有挑戰性的能達到“心流”體驗的工作,都是最便宜的抗沉思“良藥”。

2?豐富生活的滋味
心理學上沒什么事兒是一次 “放松”解決不了的;如果有,那就兩次。
如果你不會點 “放松訓練”,已經不好意思和做心理咨詢的朋友打招呼了。然而這里指的不只是放松訓練,還有真正生活意義上的放松。如果在注意上做不出文章,那不如給沉思換個場景,勾不起愛恨情仇的 “自傳式回憶”,就沒有涌上心頭的消極評價。
甭管是游樂場還是健身房,或者午后慵懶陽光里愜意的咖啡店。總有些舒適安全值得依賴的地方。生活又不是挫折失敗再挫折再失敗,總該有些有滋味有情調的場景,事實上在美好中的沉思也能讓幸福更持久,并不是春秋大夢。
?
3?一罐富含維生素的傾訴
內部言語和外部言語的偏好不太一樣,自問自答式的追問通常指向了抽象的、形而上的評價。
傾訴倒苦水的時候,我們可不能斷斷續續地反復穿插過往事件回溯式的敘事,這樣反而有益于重新捋清當前事情的脈絡,不再陷于抑郁性沉思的思維中痛不欲生,說不定隨著傾訴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傾聽者情緒上的回應和陪伴是不可或缺的維生資源,沉思帶來的傷感低落痛苦抑郁需要一個出口傾瀉出來,而他們回復的動力更少不了傾聽者的心理支撐。
?
鉆牛角尖會上癮的,即使一點都不舒爽;戒除也需要付出代價,痛苦卻變得越來越少。

很多人的抑郁性沉思已經成為一種習慣,無疑要花些精力時刻注視著自己的動向,我們要把火苗掐滅在初生的那一時間。希望靠一兩點建議就能“狀態回神”,希望在鉆牛角尖上一蹴而就,毫無疑問沒有實現的可能。不過堅持著注視,堅持著改變一段時間,一定會發現生活根本沒有那么艱難,只是我的內嗅皮層欺騙了我。
本文章來自獨 特 網:www.depEat.COm)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!
澳门棋牌网址